大富翁旅游网 > 加拿大旅游网 > 加拿大 > 加拿大

俺来忆旧 -胡司令

-胡司令-

  (又名:林教头)

  

  隔壁刚打完架,现在属于1期,俺来忆忆旧,希望班长不要删帖。呵呵呵。

  不知是因为醉酒损失太多脑细胞,还是过去吃药伤着了,以前的大事渐渐淡漠起来。有很多事情现在还是不能

  明白理解,但我想,现在不赶紧记下来,恐怕这辈子就会忘记了。把这些零零散散的记忆写出来,也算是对自

  己过去一笔老账的彻底交待吧!

  很多年前,我还没有康复,便勉强出门参加毕业面试,半路机场上走过我身边的戴墨镜的男男女女,大都让我

  觉得是FBI便衣或各种间谍。到了目的地,租车开去指定旅馆,一晚上都没睡好觉,一闭眼就是太空里的景

  象,幻想自己成为第一个移民太空人……

  第二天开车去面试公司,我在快到地方时走神一下子迷了路,转了几个圈后彻底乱套,我本来对这一切面试就

  属于心不在焉,加上知道肯定要迟到,心里竟然一下不平衡了。觉得是有人在控制自己的思想甚至行为。喜欢

  犯倔的我一个U-TURN就往回开,回去的路倒是记得很准。到了旅馆收拾完,便直奔机场。

  在机场租车处,我要求他们让我把车开回东部,一位好心的师傅说,那起码得要四、五天,而且你这车是面试

  公司出钱租用的,BLAH,BLAH。我丧气地走出来,结果发现把车钥匙锁在没熄火的车里了……折腾良

  久,我颓然倒坐在柜台前的地上,然后,至今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乃至难以启齿的是,一瞬间居然把自己的裤子

  拉开(除了受外力控制我无法解释!嘿嘿)……不一会儿,来了四个机场警察。

  警察们围着我,问我要证件,我掏出自己的学生证和驾照,并解释是来工作面试的。他们看看我这个外国人,

  再看看我的学生证,有点困惑甚至犹豫。因为我除了那一瞬间的奇怪行为,整个问答过程都很冷静正常,当然,

  如果我当时能达到跟对方自如开开玩笑、自我解嘲一番的水平,兴许他们就让我走人了。

  最后,四位警察让我跟他们走一趟,去一个机场边上的临时等候室,我当时居然什么辩解的话也没有说,简直

  是老实得发迂。剩下一位警察站在旁边看着我,我们俩人谁也不吭一声,我则转过脸一直看着外面远处起飞降

  落的飞机,和忙碌的地勤人员。就这么过了一、两小时,然后来了一辆专用救护车,我拿着简单行李上去,对

  面坐着的是一个漂亮的金发护士,奇怪的是就我们俩人(当然前面驾驶室还有个司机)。

  不好意思,拉拉杂杂,记得哪里写哪里。

  要不要待续?

  (Jul 16, 2007)

  

上一篇:但愿人长久 -胡司令
下一篇:单身晚会的来历和经历

.